<ruby id="jy4tm"></ruby>

    <s id="jy4tm"></s>
      <source id="jy4tm"></source>

    1. <output id="jy4tm"></output>

      當前位置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時事聚焦

      “上大壓小”的煤電項目建設熱潮,將持續多久?

      所屬分類:時事聚焦    發布時間: 2023-03-20    瀏覽次數:260


        一邊淘汰落后產能,一邊布局先進機組,今年煤電行業的新舊更替正在加速。

        據第一財經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3月19日,湖南、黑龍江、安徽、陜西、山西、山東、湖北等省份陸續披露2022-2023年淘汰關停煤電機組情況,涉及超過90臺煤電機組。

        山東關停的煤電機組數量占據了其中的多數,達到73臺。不過,與其他省份相似,山東關停的機組大部分都在5萬千瓦以下。上述關停機組中容量較大的是湖南省耒陽市大唐華銀電力公司的2臺21萬千瓦機組。

        盡管淘汰機組的數量龐大,但由于落后產能以小容量機組為主,因此上述機組合計容量僅為300萬千瓦左右。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22年末全國發電裝機容量256405萬千瓦,比上年末增長7.8%,其中火電裝機容量133239萬千瓦,增長2.7%。對比之下,新增裝機明顯高于淘汰產能。

        根據各地披露的信息,這些新增裝機容量多來自大容量的先進燃煤機組。以煤電大省山西為例,2022年山西省級重點工程項目名單中,涉及六項“上大壓小”煤電項目,12臺均是100萬千瓦的大機組。此外,還有五項低熱值煤發電項目,單個機組最低裝機容量也有35萬千瓦。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研究院院長林伯強對第一財經表示,近兩年來,“上大壓小”幾乎成為煤電行業共識,既是為緩解高峰時段和極端天氣下的電力壓力,也是為可再生能源提供穩定的“配套”。雖然小機組在某些方面也具備一定優勢,但從全局而言,關停落后小煤電機組,代之以大容量、高參數、低能耗、少排放的先進機組,仍是推動煤電結構優化、清潔高效發展的重要手段。

       小煤電持續淘汰

        湖南省能源局3月14日發布的公告顯示,根據國家能源局下達的2022年湖南省煤電行業先立后改淘汰落后產能任務要求,已對大唐華銀電力股份有限公司耒陽分公司2×21萬千瓦關停拆除機組進行了現場驗收。

        這也是今年多省份公布的關停機組中容量較大的一例。根據官方資料,耒陽兩臺21萬千瓦的煤電機組已服役34年,屬于延期服役,于2022年12月初正式關停。為緩解當地用電緊張局勢,同月一座全新的電化學儲能電站(20萬千瓦/40萬千瓦時)順利全容量投產并網,該項目也是湖南省目前單站容量最大的電化學儲能項目。

        在煤電行業中,通常將10萬千瓦以下的稱為小型煤電機組,30萬千瓦左右的稱為中型煤電機組,60萬千瓦及以上的稱為大型煤電機組。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發現,在今年多地公布的淘汰關停煤電機組名單中,類似湖南能夠達到接近中型煤電機組規模的案例較為罕見,更常見的是小型煤電機組,也就是業界俗稱的“小煤電”。

        根據山東省能源局公示的名單,73臺關停的煤電機組涉及濰坊、煙臺、濟寧等十余個城市,電廠類型涵蓋了化工、熱電、紙業等多個領域。其中,5萬千瓦以下的煤電機組超過60個。

        事實上,全國許多省份都在“十三五”期間出臺了關于淘汰關停30萬千瓦以下燃煤機組的通知,并且給出了明確的量化目標。例如,《河南省2020年大氣污染防治攻堅戰實施方案》提出,2020年底前,全省除承擔供熱、供暖等任務必須保留的機組外,30萬千瓦以下煤電機組原則上全部關停淘汰,60萬千瓦及以上煤電機組占全省煤電轉機比重達到65%。

        但另一個現實情況是,由于部分燃煤機組仍然承擔著民生供熱、供電的任務,不能簡單“一關了之”,因此“十四五”期間這項工作仍處于探索過程中。

        近期,小煤電的關停數據陸續發布再度引發煤電行業人士關注。有企業界人士猜測,在大型煤電機組紛紛獲批上馬的情況下,小煤電被擠壓的生存空間是否存在松動的可能。

        對此,林伯強表示,在“雙碳”目標下節能降碳、安全高效的重要性更加凸顯,我國的許多小煤電建設于上個世紀,普遍存在煤耗高、設備老舊、可靠性差等問題,即便尋求改造在經濟性上也很難成立,不如用大型機組等量替代。

        “之所以保留小煤電的呼聲一直都存在,一方面是因為這些煤電很多都過了還本付息的階段,除去人工、燃料就是利潤,而后面新建的大機組財務成本要高得多。另一方面,許多熱電聯產的自備電廠也為居民和企業提供了廉價的熱源。但是,這些便利的背后是以犧牲環境等權益為代價的,不符合發展的主流。因此,它們中絕大多數的退出只是時間問題。不過,退出的過程也要分輕重緩急,如果當地熱能和電力的供給一時跟不上需求,那么就再緩一緩?!绷植畯姺Q。

        除了時間上的有序推進,也有專家認為,分類施策應是未來關?!靶∶弘姟睍r的基本思路。

        華北電力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袁家海對第一財經舉例稱,一則,背壓式的熱電機組并不應統一被歸納為落后機組,實際效率很高,至少優于大型純凝抽氣機組,可根據項目進行實際論證。二則,機組性能好的10萬、20萬千瓦等級機組,可留作戰略備用,它或將成為未來重要的電網備用和保障電源。

        大機組核準提速

        一般而言,煤電項目要經歷宣布、項目開發、核準、建設、投產運行五個階段。其中,項目開工建設前的宣布、項目開發、核準三個階段又可統一稱為項目前期,核準是項目獲批成立的標志性節點。

        全國的煤電裝機容量總數由統計局定期公布,不過全國煤電核準與開工在建數據并無權威統計。北大能源研究院2022年12月發布的《加速推動中國典型五省的煤電轉型和優化發展》報告顯示,2022年1~11月,國內新核準的煤電項目裝機總量已達6524萬千瓦,超過了2021年核準總量的三倍。其中,2022年三季度核準裝機總量最高,達2414萬千瓦。

        全球能源監測組織(GEM)的最新統計顯示,2021年,中國核準了超過23GW的煤電項目。2022年中國煤電核準量超過2021年4倍,高達106GW以上,相當于每周核準2個煤電項目。該報告稱,2022年中國燃煤電廠的審批、開工顯著加速,新項目核準達到2015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多位業界人士告訴記者,經歷了2021年的用電緊張后,煤電的保障兜底作用再次引發高度重視。目前新核準的煤電項目,大多是100萬千瓦級的大型燃煤發電機組。因為容量夠大,才能頂住未來電力需求增長和新能源大規模接入帶來的壓力,同時集中先進技術做到降低煤耗和節能減碳。

        今后,新建煤電項目的上揚勢頭是否還將延續,業界也存在不同觀點。

        長江證券今年年初發布的專題研報稱,雖然政策層面已經開始肯定傳統火電對于電力系統的重要支撐作用,而且也開始大量新核準火電項目,但是傳統火電巨頭五大發電集團對于火電項目依然處于謹慎態度?!爸援a業維度與市場認知存在顯著差異,我們認為原因在于深陷虧損的火電資產使得發電集團在新項目投資方面決策更加謹慎?!?

        據其不完全統計,從2021年9月份以來,五大發電集團轉讓火電裝機高達2727.3萬千瓦(含轉讓中項目),轉讓項目多為深陷虧損的火電項目。此外,2022年全年新核準火電項目中,歸屬于五大發電集團的項目占全部新核準裝機的31%,遠低于2021年底我國在運火電五大發電集團約50%的裝機占比。

        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中國能源研究會常務副理事長周大地日前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新能源電力不可能長期以火電為支撐,早晚得扔掉煤電這個“拐棍”,需要用其他技術解決電力保障系統可靠穩定運行。

        “雖然煤電也有作為新能源發展備用功能的說法,但煤電廠一旦建成,它會為了經濟生存,力爭年發電小時數在4000小時以上,很難只作為后備支撐能源。這就成了‘水多了加米,米多了加水’,很難解決結構性的低碳轉型問題?!敝艽蟮胤Q。

        袁家海也認為,多地新建的煤電機組,若因市場需求或者新能源的擠壓而使其利用率上不去,將會造成較大浪費。如果這些機組因為未來氣候風險持續擴大而提前關?;蚴ナ袌鰞r值,企業還將面臨極大的擱淺資產負擔。因此,各地應該從長遠謀劃,避免出現一邊大建低效利用,一邊又將老機組簡單關停的現象,造成資源的雙重浪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