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jy4tm"></ruby>

    <s id="jy4tm"></s>
      <source id="jy4tm"></source>

    1. <output id="jy4tm"></output>

      當前位置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時事聚焦

      可再生能源補貼核查下企業悲喜不一:有的要退回上億元,有的加速拿到補貼款

      所屬分類:時事聚焦    發布時間: 2023-02-27    瀏覽次數:312



        澎湃新聞記者 楊漾

        可再生能源補貼核查仍在進行中,企業的悲喜并不相通。2023年是實質性解決數千億可再生能源補貼拖欠困局的重要年份,國家能源局去年底公布的今年能源工作重點任務中已明確,要“完成可再生能源補貼核查”。

        近日,內蒙古一光伏電站被要求退回近1.7億元電費補貼。

        江南化工(002226.SZ)日前公告,公司收到由內蒙古財政廳、內蒙古發改委、內蒙古能源局組成的領導小組下發的《關于內蒙古盾安光伏電力有限公司烏拉特后旗50MW光伏發電項目違規領取可再生能源發電中央補貼資金問題的認定及處置意見》,認定烏拉特后旗50MW光伏發電項目存在未納入規模管理、備案文件失效問題,將該項目移出補貼清單,退回已申領的補貼資金16617.51萬元。同時,截至2022年12月31日該電站尚未收回的應收電費補貼19915.68萬元可能存在無法收回的風險。

        內蒙古盾安光伏電力有限公司是江南化工的全資孫公司。江南化工稱,2022年初至今,國家審計署對內蒙古自治區已并網發電并列入國家補貼目錄的光伏項目及風電項目進行了專項核查。在項目合規性審驗中,盾安公司的光伏項目被認為涉嫌存在未納入建設指標規模且備案過期失效等問題。目前,盾安公司正在按規定與政府相關部門進行申訴、溝通。所涉電站目前正常發電并網。

        江南化工擬按照《處置意見》要求,對已收及尚未收到的電費補貼 31862.74 萬元(不含稅)調整影響損益預計31862.74萬元,退回電費補貼預計將導致2023年經營活動凈現金流減少16617.51萬元。

        上市公司因可再生能源補貼核查被要求退回補貼資金,去年已有先例。

        去年8月,太極實業(600667.SH)公告,子公司十一科技位于內蒙古的5個集中式光伏電站項目被主管部門要求廢止批復上網電價。上述電站項目于2015年取得上網電價批復,含稅上網電價按0.9元/kwh執行。電價批復廢止后,將不享受0.6171元/kwh電費補貼,執行0.2829元/kwh的標桿電價。

        同年10月,太極實業更新此事進展,超過4億元電價補貼被要求繳回。

        公告稱,十一科技下屬所涉電站公司收到內蒙古財政廳、內蒙古自治區發改委和內蒙古自治區能源局聯合下發的《關于追回違規領取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補助資金的通知》,根據國家審計署審計意見,十一科技所涉電站存在未納入建設指標規模且備案過期失效、為違規項目批復上網電價和擅自變更投資主體的問題,要求電站公司將違規領取的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補助資金合計41295萬元繳回內蒙古電力(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太極實業表示,基于已收電費補貼需按通知要求繳回,由此可以合理推斷尚未收回的應收電費補貼39375.47萬元也將無法收回。

        去年以來的補貼核查“行業大考”有著相對復雜的背景。在電價補貼政策驅動下,我國可再生能源電力裝機容量呈現爆發式增長,裝機規模連續多年穩居全球第一。十年來,國內陸上風電和光伏發電成本分別下降30%和75%左右,產業競爭力持續提升的同時,可再生能源開發規模的不斷擴大為我國能源綠色低碳轉型提供了有力支撐。對風電、光伏等可再生能源進行補貼、使其商業化加速成熟,是全球多國施行并被證明行之有效的產業扶持政策。但由于補貼資金來源不足、行業發展初期一些企業或地區非理性投資等原因,補貼資金缺口越滾越大,補貼資金下發的嚴重滯后和拖欠又令行業負重前行,一定程度上陷入惡性循環。

        不同機構曾對可再生能源補貼拖欠額度進行測算,一種較為普遍的觀點是,截至2021年末,補貼拖欠累計達到4000億元左右,尤以風電、光伏項目為甚。隨著新能源全面進入平價上網時代,國家政策開始對補貼“收口”,不再對新建項目進行補貼,存量項目一旦達到“全生命周期合理利用小時數”或并網滿20年,也不再享受中央財政補貼資金。

        即便如此,由于電價補貼時代的存量項目基數巨大且項目生命周期仍將存續十余年,國家財政撥付補貼的壓力還將持續較長時間。

        為了加強可再生能源發電補貼資金使用管理、摸清補貼底數,補貼核查是徹底解決拖欠問題的“組合拳”之一。

        據澎湃新聞了解,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國家能源局會同有關方面自2022年3月起在全國范圍內開展可再生能源發電補貼自查核查工作。通過組建國家核查工作組和32個省級核查工作組,對享受可再生能源發電補貼政策的風電、集中式光伏發電和生物質發電項目開展全面核查。對項目合規性、規模、電量、電價、補貼資金和環保等六個方面確認的合規項目,將分批予以公示。

        去年10月,信用中國網站發布《關于公示第一批可再生能源發電補貼核查確認的合規項目清單的公告》,第一批合規項目共計7344個。1月6日,受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國家能源局委托,國家電網與南方電網分別正式公布《關于公布第一批可再生能源發電補貼合規項目清單的公告》,不過,正式公布的合規項目較去年的公示清單少了9個項目。

        伴隨史上最嚴補貼核查的全面鋪開,解決可再生能源補貼拖欠加速推進。與退回高額補貼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合規項目的補貼發放進度和力度明顯提高。

        中節能集團控股子公司、國內最大光伏投資運營商之一太陽能(000591.SZ)近期在接受機構調研、投資策略會等場合表示,國家三部委在2022年開展可再生能源發電補貼自查工作,核查目錄清單分批公布,年底公布了第一批核查目錄清單,也發放了相應補貼,補貼拖欠金額減少是行業的情況。國家公布的第一批核查目錄清單已經包含了公司許多發電項目,2022年全年共收到可再生能源補貼資金36.26億元,其中國補約35.01億元。

        澎湃新聞注意到,太陽能在2022年收到的補貼金額比前兩年的總額還高。2021年全年,該公司共計收到電費補貼14.84億元,其中國補13.11億元。2020年,共計收到電費補貼14.33億元,其中國補12.92億元。

        截至2022年9月30日,九洲集團(300040.SZ)應收補貼金額合計為5.97億元。該公司1月3日公告,2022年12月30日,部分新能源電站收到可再生能源發電補貼,合計約1.08億元。去年,其所持10個可再生能源項目列入合規項目清單。

        東旭藍天(000040.SZ)在投資者互動平臺表示,2022年一共收到約6億元新能源補貼,去年第四季度集中到賬光伏補貼4.59億元。而2020年度,該公司收到補貼約1.6億元。

        據光伏行業媒體“光伏們”此前報道,2022年底各投資企業“突擊”收到了一筆額度較高的補貼款項,全年來看,投資商反饋收到的補貼資金均大幅高于前一年。某投資商稱,往年收到的補貼資金基本為30億元左右,而2022年收到了將近50億元。不過該投資商表示,收到補貼的項目基本是已經進入補貼核查第一批合規名單中的項目。

        有民營新能源投資商人士對澎湃新聞表示,核查將項目分為綠碼、黃碼、紅碼,綠碼進入合規項目清單,是加快拿到補貼的通行證。相較于半年前,黃碼項目(即爭議項目)已大幅減少。企業若對于紅碼項目的核查結果不認可,可以申訴。

        為了化解補貼拖欠“陳年頑疾”,另一重磅舉措是去年8月,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國務院國資委同意設立北京、廣州可再生能源發展結算服務有限公司,統籌解決可再生能源發電補貼問題。

        澎湃新聞獲得的相關文件顯示,上述結算服務公司是由政府授權、電網公司牽頭設立,承擔可再生能源補貼資金管理業務,并按市場化運作的特殊目的公司。在財政撥款基礎上,補貼資金缺口按照市場化原則通過專項融資解決,專項融資本息在可再生能源發展基金預算中列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