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jy4tm"></ruby>

    <s id="jy4tm"></s>
      <source id="jy4tm"></source>

    1. <output id="jy4tm"></output>

      當前位置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時事聚焦

      【中國網評】歐佩克向美國說“不”凸顯美式霸權的衰落

      所屬分類:時事聚焦    發布時間: 2022-10-15    瀏覽次數:357



      中國網評論員 樂水

      10月5日,在“歐佩克+”部長級會議上,成員國一致同意將每日原油產量削減200萬桶,減產規模相當于全球日均原油需求的2%。這也是自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的最大幅度減產。此消息一出,立即引發國際原油價格五連漲。

      “歐佩克+”做出這一決定的時間選擇頗耐人尋味。9月初,七國集團剛剛就對俄羅斯石油和石油產品實施價格上限達成一致。而且,此時距離美國中期選舉只有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拜登政府正為降低國內通脹忙得焦頭爛額。油價的快速上漲,勢必將對沖西方對俄羅斯的制裁效果,并在很大程度上讓拜登政府的降通脹努力付諸東流。7月份,拜登還曾特地訪問中東,游說沙特等國增加原油產量,以幫助西方度過這次能源危機。但“歐佩克+”的減產決定顯然宣告了拜登在中東外交努力的徹底失敗。無怪乎拜登在聞訊后連呼“失望”,而某些美國國會議員則直接揚言要對沙特進行報復。

      “歐佩克+”是13個歐佩克成員國與俄羅斯等11個非歐佩克成員國組成的能源合作機制。沙特和俄羅斯作為世界上石油出口量最大的兩個國家,在其中起著主導作用。因此,不難想象,沙特是此次“歐佩克+”減產決定的主要幕后推手之一。然而吊詭的是,沙特素來是美國的“鐵桿”盟友,而且長期以來也是石油美元體系的堅定擁護者。在當下如此敏感的時期,沙特刻意推高油價,讓人不禁懷疑傳統的美沙同盟關系是否依然牢固。

      美沙同盟肇始于20世紀70年代。彼時中東戰亂頻仍,政局動蕩,四次中東戰爭更是讓阿拉伯國家人人自危;而美國剛剛經歷了布雷頓森林體系的崩潰,美元的“世界貨幣”地位岌岌可危。1974年,美國與沙特達成一項所謂“不可動搖的”協議,即美國向沙特提供軍事武器并承諾保護沙特政權的安全,沙特則說服歐佩克國家接受美元作為出口石油的唯一計價和結算貨幣。于是石油美元體系就此誕生。由于此后世界上的石油消費國必須先換得美元才能采購石油,美元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壟斷地位也就在布雷頓森林體系之后再次得到了鞏固。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曾說:“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住了所有世界經濟;如果你控制了貨幣,你就控制住了整個世界?!泵绹谓洕鷮W家羅伯特·吉爾平更是一針見血地指出,美國霸權的基石之一就是美元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作用,而這種作用堪比核威懾力。石油美元體系的建立重塑了美元霸權,或者換句話說,美元霸權的基礎在很大程度上系于沙特等石油輸出國對于石油美元體系的認可。

      但是,在國際關系中,沒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隨著21世紀初美國“頁巖油革命”的爆發,美沙之間“不可動搖的”同盟關系出現了裂痕。2019年,美國正式由能源進口國轉變為能源出口國。國際能源署在一份報告中預測,到2040年,美國將超越沙特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產國。這直接挑戰了沙特在國際原油市場上的定價權。為了與美國爭奪原油定價權,沙特近些年積極向俄羅斯靠攏,組建聯盟,共同影響原油價格走勢?!皻W佩克+”機制也因此應運而生。2020年,沙特與俄羅斯以減產協商失敗為由,合力將原油價格打為負數,直接導致大批美國頁巖油生產商虧損倒閉。此次“歐佩克+”的減產決定,讓美國打壓油價的努力功虧一簣,也將美沙之間的矛盾徹底暴露在世人面前。

      為此,拜登對外宣稱需要重新評估美國與沙特的關系;美國國會參議院多數黨領袖舒默稱沙特的舉措令人震怒,且“美國人一定會牢牢記住”;一些激進的國會議員甚至提議從沙特撤出美國的軍隊和導彈防御系統。但是,美國真的有能力和底氣對沙特進行報復嗎?實際上未必。

      由于沙特在維持石油美元體系中的核心作用,美國的“報復”計劃不得不投鼠忌器。倘若真的放棄對沙特的軍事保護,那么也就意味著,美沙同盟關系的完全破裂,以及隨之而來的石油美元體系的瓦解和美元霸權的終結。由此付出的代價無疑將遠遠大于通脹帶來的壓力。為了維護美元的國際地位,美國對沙特的所謂“報復”恐怕將是雷聲大雨點小。

      但即便美國不愿接受,石油美元體系也早已出現了松動跡象。近年來,有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在石油貿易中放棄使用美元。2016年1月,印度和伊朗改用印度盧比結算石油貿易;2017年,伊朗與土耳其建立黃金-石油交易法則;2019年,委內瑞拉和中國開始使用人民幣來結算石油貿易。此外,歐盟在今年9月份宣布,將在2023年創建歐元定價的原油基準價格。德國、瑞典、法國等14個歐洲國家還創立了“貿易互換工具”(INSTEX)系統,以幫助歐洲企業繞過美元結算和伊朗開展石油貿易。更值得一提的是,自2018年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上市原油期貨以來,原油人民幣期貨已成為與布倫特原油和美國WTI原油并行的全球三大原油期貨之一。這讓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又向前大大推進了一步。

      在全球范圍內,“去美元化”浪潮方興未艾,世界的多極化正在加速演進。而這恰恰給予了歐佩克向美國說“不”的底氣。從布雷頓森林體系的崩潰到石油美元體系的式微,美國一次次企圖通過將美元打造為“世界貨幣”來維護自身的霸權地位。但歷史終將證明,霸權主義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讓我們拭目以待。(責任編輯:華章 宇馨 原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