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jy4tm"></ruby>

    <s id="jy4tm"></s>
      <source id="jy4tm"></source>

    1. <output id="jy4tm"></output>

      當前位置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時事聚焦

      五一“成績單”:河南大贏家,四川山西湖南怎么了?

      所屬分類:時事聚焦    發布時間: 2023-05-09    瀏覽次數:178

      “五一”假期已收官,今年的小長假似乎比往年更“火熱”一些,“人從眾叕”景象再度回歸。

      文化和旅游部數據中心測算,今年“五一”全國國內旅游出游合計2.74億人次,同比增長70.83%,按可比口徑恢復至2019年同期的119.09%;實現國內旅游收入1480.56億元,同比增長128.90%,按可比口徑恢復至2019年同期的100.66%。

      多家在線旅游平臺報告顯示,與去年同期相比,今年“五一”假期各項數據都有大幅增長,甚至超過了2019年同期數據,達到歷史峰值。


      截至目前,在各省市自治區已公布的數據中,河南成為全國首位接待游客超過5500萬人次的省份;浙江則是最大的“贏家”之一,整個假期共吸金369.7億元,是名副其實的“吸金王”。

      但是,相較于大部分省市穩中有升的態勢,一些大省的存在感降低了不少。例如,湖南今年的旅游人數僅有1787.1萬人次,較2019年的2322.31萬人次減少了535.21萬,降幅達23%;山西的表現似乎也不容樂觀,其文旅部門甚至被罵上熱搜。

      與此同時,一些目的地因為旅游基礎設施還不完善、住宿和交通條件不足以及景區承載量過高等問題,引發了一些矛盾,對當地的旅游產業和環境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

      今年的“五一”,可以說是幾家歡喜幾家憂。

      喜憂參半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5月6日15時,全國二十多個省市自治區陸續公布了今年“五一”假期文旅市場相關數據。

      在已公布“成績單”的省市中,河南整個“五一”共接待游客5518萬人次,位列第一;廣東、四川分別接待游客4546.1萬人次、4018.34萬人次,分列第二、第三;江蘇距4000萬大關僅一步之遙,“五一”攬客3988.18萬人次;此外,云南的表現也不俗,出游人數達3501.3萬人次,與2019年的1192.8萬人次相比,增長了近三倍。

      在已公布數據的省市中,小長假旅游總收入破300億的共有4個,依次分別是浙江(369.7億元)、云南(349.6億元)、河南(310.1億元)、江蘇(310.08億元)。浙江的旅游人數并非最多,但其消費市場相當強勁。

      從這些假期數據中也可以看出,今年“五一”游客數量最多的省份主要為人口大省,如河南、廣東、四川、江蘇和浙江等地。

      南開大學旅游與服務學院副教授于海波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疫情三年之后,人們的出游觀念已發生轉變,短期有打卡補償的特點,長期有從觀光游玩轉變為文化體驗和休閑度假的趨勢。不僅追求名山大川、名城古鎮,也渴望深度體驗、周邊游、本地游和微度假等形式,“五一”期間追求錯峰,因此本地游和周邊游比重逐漸增加,具有本地人口和周邊客源地人口優勢的地區也毫無意外成為了全國旅游市場的主要目的地之一。

      在這些省份中,河南的表現尤為引人注目。

      作為中原文化的中流砥柱,河南是全國數得上的歷史文化大省。一般而言,歷史文化大省都是旅游大省,但在過去,河南雖然擁有15個5A景區,其旅游品牌影響力卻很低,并不在大部分游客的旅游目的地清單中。

      2019年的“五一”期間,擁有9872萬人口的河南,游客接待數只有3639.12萬人次,甚至擠不進當年的“前五”。

      從3639.12萬人次到5518萬人次,河南可謂“異軍突起”,三年間增加了1878.88萬人次,增加的人數甚至高于湖南、湖北、內蒙古等地整個“五一”期間的游客數。

      于海波認為,近年來,一些城市不斷深化旅游公共設施建設,都市街區景觀、消費場景和活力不斷更新和改進。這種不斷提高和完善的努力,必然提高這些城市的綜合吸引力。

      事實上,疫情三年,河南多地憑借著《唐宮夜宴》《端午奇妙游》《七夕奇妙游》等系列節目頻頻出圈,河南一些城市也不斷推出新玩法,如河南洛陽打造“漢服友好型”城市,“五一”期間幾乎全城“穿越”,三步一“貴妃”,五步一“公主”,龍門石窟等地已成為漢服愛好者的打卡熱門景點。

      相關數據顯示,“五一”期間,洛陽古城特色文化街區接待游客100余萬人次,白馬寺、隋唐洛陽城等景區游客達到歷史峰值,龍門石窟更是躋身“五一”期間全國十大熱門景區。

      與河南文旅業“井噴式”發展形成對比的是,今年的四川、湖南兩省數據不及預期。

      作為傳統旅游大省,湖南今年旅游人次較2019年仍有所降低。2019年“五一”小長假,該省的旅游人次為2322.31萬人次,今年官方公布的數據為1787.1萬人次。

      四川的數據同樣不盡如人意。雖然在今年各省市公布的數據中,四川接待游客人次位列前四,成都旅游人次更是位居副省級以下城市第一名,但游客的旅游熱情并不如之前。

      據四川文旅廳發布的《2023年“五一”假期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市場情況》,今年“五一”四川共接待游客4018.34萬人次,實現旅游收入201.23億元,按可比口徑,較2019年同期分別增長27.3%、22.2%,分別超過全國平均增幅8.21個百分點、22個百分點。

      但在2019年四川文旅廳發布的《2019年“五一”假日文化和旅游市場情況報告》中卻提到,該年“五一”期間,四川全省共接待游客4322.87萬人次,實現旅游收入382.83億元。

      與此同時,在2019年已公布旅游數據的23個省市中,四川無論是接待游客總數還是旅游總數,都居已公布數據的省市中第一位。

      據了解,可比口徑指在不同時期的價值指標對比時,扣除了價格變動的因素,以確切反映物量的變化。

      但四川的“五一”假期旅游數據從2019年的4322.87萬人次、382.83億元,到今年的4018.34萬人次、201.23億元,無論是游客數還是旅游收入都大幅縮水。

      花錢更少?

      今年的小長假,國內旅游收入為1480.56億元,遠超歷史同期水平。

      中國新聞周刊通過對近七年“五一”假期旅游數據的匯總,發現國內旅游收入從2017年的791億元到2023年的1480.56億元,雖然期間受疫情影響數據有所波動,但整體而言,我國旅游市場假日經濟消費穩中向好。

      但人們也注意到,2023年“五一”假期人均旅游消費支出大約是540.35元,比2019年的603.44元少了約63元,而這個數字,甚至還低于2017和2018年數值。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2023年“五一”假期有5天,2019年為4天,2017年、2018年則只有3天,這意味著,2023年“五一”假期每人每天旅行消費實際更低。

      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商學院副教授連增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疫情三年中國居民的資產受到一定程度的負面沖擊,短期難以完全修復,“一是心理問題,二是收入原因,導致消費相對保守”。

      “比如最近特別火的淄博,除了‘小餅、小蔥、小火爐’儀式感,價廉物美也是其能夠迅速出圈的重要原因之一?!边B增說。

      在北京從事互聯網工作的張定常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今年“五一”期間,他原本計劃帶孩子去成都,但他中意的一家中高端酒店,平日價格不過三四百,“五一”期間卻漲到了1300元以上,這讓他難以忍受。

      他說,雖然疫情前每逢小長假出游也會遇到“酒店刺客”,但考慮到近兩年工資收入不穩定,在消費上日趨理性,最后決定帶孩子去周邊山區走一走。

      對于“五一”期間人均旅游消費減少現象,于海波認為,除了游客更加保守的消費觀,和各地普遍推行的惠民措施有一定關聯。她說,許多城市通過實行景區門票減免或打折,發放文化和旅游消費券等措施刺激旅游消費,再加上周邊游、近郊游、本地游比重增加,無形間也降低了游客旅游開支成本。在她看來,城鄉建設和服務深化帶來了旅游福利化效果。

      如江蘇開展“蘇新消費·夏夜生活”夏季購物節活動,發放1.7億元惠民消費券及5500萬元數字人民幣紅包;重慶舉辦第八屆重慶文化旅游惠民消費季,攜手平臺推出文化和旅游消費券等。

      “不過,今年小長假人山人海之處都是廣場、河畔、公園等不需要花錢的地方,很多城市在此類地方開展了‘五一’文藝表演、直升機表演、燈光秀、焰火等活動??梢哉f較往年,大家少了很多景區門票消費?!庇诤2ㄕf。

      未來還有增長空間

      不少數據顯示,今年“五一”期間的游客年齡普遍更加年輕。攜程預訂數據顯示,今年的小長假中,“00后”游客訂單占比35%,“90后”占比30%,“80后”占比26%,“00后”首次超越“90后”成為假日游的主力軍。

      隨著年輕群體成為旅游市場的主力軍,文博看展、文化演藝、國風國潮熱成為旅游新風尚,“旅行+演藝”“旅行+看展”“旅行+刷博物館”受到市場青睞,各地相繼推出看展式社交、國風漢服、圍爐煮茶、音樂雅集等活動,演唱會、音樂節所在地周邊的酒店預訂量同比升高。

      與此同時,隨著旅行受眾的變化,以及各類新潮玩樂項目增加,不少三四線城市甚至冷門小眾目的地進入人們視線。

      據文旅部官網信息,今年“五一”國內傳統熱點旅游目的地城市北京、杭州、大理、廈門熱度不減,重慶、長沙、淄博等網紅城市,長興、仙居等小眾目的地備受關注。

      隨著旅游群體越發年輕,他們對旅游目的地的需求變得更加多元化,對于他們而言,旅游市場秩序所帶來的安全感也至關重要。

      今年“五一”期間,“山西文旅被網友怒批”登上社交媒體搜索榜前列。在山西文旅官網播放的一部《山西歡迎您》的宣傳片下,上萬條評論中不少都是抱怨山西文旅的不作為,不少網友分享了在山西旅游時遭遇宰客、交通不便、景區管理差等不快經歷。

      與此同時,因為黃河壺口瀑布景區沿線被砌上圍墻一事,山西和陜西文旅廳同時被推上風口浪尖。網友發布的視頻顯示,壺口瀑布在陜西側建有較高的圍墻,山西側也有圍擋物,不少網友批評“該做法是防止不買票偷窺風景”。

      雖然后續官方聲明修建圍墻是出于安全考慮,因建墻前常發生落石砸傷逗留游客情況,但依然難以平息爭議。

      事實上,針對山西旅游市場亂象,近些年整治工作從未停止?!拔逡弧鼻?,山西省市場監管局還開展了全省旅游市場價格秩序專項整治行動,重點整治2022年1月1日以來,知名度較高的A級景區及景區內住宿、餐飲、零售業經營者違反價格法律法規的行為,以促進山西旅游消費回暖升級。

      但今年山西的“五一”數據顯示,該省文旅行業顯然還有較大進步空間。

      今年山西暫未公布全省旅游數據,但在《山西日報》發表的《“五一”文旅市場強勁復蘇》一文中透露,依據中國電信旅游大數據,山西在假期的第三天和第四天游客接待量最多,分別為392.71萬人次和397.03萬人次。

      由此推算,即便山西日均游客接待量每天為400萬人次,5天達2000萬人次,與2019年“五一”期間的3984.03萬旅游人次相比有較大差距。

      于海波認為,由于部分城市旅游市場秩序存在一定問題,再加上諸如擔心“酒店滿員”“價格刺客”“人擠人”“高鐵沒票”等問題,出行計劃保守,今年“五一”許多民眾的旅游需求并沒有得到足夠釋放。

      “如果理性客觀看待今年各省市公布的數據,旅游經濟方面的潛力還是存在較大空間?!彼硎?,各城市只有加強旅游市場秩序管理,提高旅游體驗質量,才能吸引更多的游客。

      作者:陳淑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