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jy4tm"></ruby>

    <s id="jy4tm"></s>
      <source id="jy4tm"></source>

    1. <output id="jy4tm"></output>

      當前位置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時事聚焦

      住中緬邊境小城20元旅館的老人 終于尋回陷入電詐陷阱的兒子

      所屬分類:時事聚焦    發布時間: 2023-04-07    瀏覽次數:127


        小郭說,4月3日下午,當他從緬甸方面的警察局里出來上車時,還以為自己要被轉賣到下一個公司。直到十多分鐘后,站在皮卡上的他看見了口岸“南傘”兩個字,一低頭看見自己的媽媽站在那里。

        他終于從電詐陷阱里被營救出來了。

        參與解救的警方也向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透露,已順利解救小郭。

        南傘就是鎮康通往老街的口岸。老王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自己是遼寧葫蘆島人,她27歲的兒子小郭是2021年去的緬甸果敢老街,她此前在鎮康住20元一晚的旅館,熬自己帶來的小米吃。老王剛從鎮康回家沒幾天,就收到消息,孩子到了緬甸那邊的警察局,但還需要給緬甸那邊的“公司”交26萬多的“贖金”。

       兒子一度勸她放棄,但老王咬著牙說,“我就是不甘心”。從東北到西南,從西南到東北,老王把萬里尋子路走成了一家三口的歸途。

        4月3日這天,老王一大早就起來,把存在銀行的錢取了出來,準備接兒子。這兩天,她終于把剩下的4萬多“贖金”籌到手了。下午2點多,她跟隨警察來到口岸,丈夫則留在云南鎮康縣公安局等候。

        口岸的廣場上靜悄悄的,沒幾個人。約5點,老王終于看到了迎面開來的兩輛車,以及皮卡上一年多未見的兒子,周圍是荷槍實彈的緬甸警察。她把包里的“贖金”交給對方,對方一捆捆點過后離開。

        母子見面,一時卻也說不出話來了?!耙坏礁耙矝]有啥話可說,完了他瞅瞅我,我瞅瞅他,我娘倆就哭?!崩贤跽f。

        差不多20分鐘的車程,從口岸到鎮康縣公安局,老王和兒子也沒怎么說話,兒子一直在和警察聊天。

        “等你真正經歷了你就知道,到時候你都不知道說啥?!毙」@樣告訴記者。

        下車時,父親老郭也終于見到了兒子。小郭去做筆錄,老王和老郭在公安局院子里等。到天差不多黑的時候,小郭辦完所有手續出來了。老王拉著兒子的手,一家人回到賓館。當賓館老板上樓問一家人擠不擠,要不要加個間房時,房門外的老郭拒絕了。

        “屋里的娘倆要嘮一晚上嗑呢?!崩贤跽f,晚上三個人睡在一張床上,一直在聊小郭在緬甸的經歷。但當記者問小郭有什么想對母親說的話時,他說自己還沒有,“回家再說?!?

        獲救后的小郭向記者講述,自己2021年去深圳找工作,朋友介紹他到泰國、緬甸和老撾三國邊境的“金三角”從事高薪工作。

        他們從瑞麗偷渡到緬甸,還沒到達目的地,他察覺不對,逃到了當地警察局。但他后來在兩天內被轉賣多次,最后被賣到了果敢老街一家公司,生活和“工作”全在一座全封閉的叫“酒坊2棟”的5層建筑里,門口有武裝人員看守。

        小郭身體看起來不錯,在緬甸挨打沒有留下傷,但耽誤了此前罹患肺結核的治療,老王說回去要盡快把這病治好了。

        老王說,他們在家里賣了第三頭驢和一輛三輪車,四處借錢,湊了22萬元就先趕到鎮康了。一部分是現金,裝在一個包里,一部分存在銀行。從離家起,這個黑色的包就沒有離過老王的身。

        老王說,后半輩子就要還這20多萬的債了。小郭也說,要好好找份工作還債。當記者問想找什么工作時,小郭說:“反正是國家允許的那種?!?

        兒子接回來后,第二天下午3點,一家三口坐上發往昆明的班車,告別這座邊境城市?!霸僖膊挥脕砹??!崩贤跽f。